长长长长戚

这里长戚/烽火,失踪人口。
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欢迎勾搭。
感兴趣的东西见主页。

#澄羡# 教官笔直的

看清cp,澄羡!澄羡!澄羡!
谁ky 打爆谁的小脑袋喔。
我没有掉,就是懒,发一篇文证明我还活着٩( 'ω' )و 其实说真的,我觉得我不太满意这篇文,总觉得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个人集合
————————————————

别人的连队里是相貌平平之辈居多,巧了我们也是。但是就在这平凡之辈中我们班有一个人真的是特别优秀了。

此人姓魏,名婴,字无羡。这位魏婴算是不折不扣的大帅哥了,一米八几的个儿,长相本就上乘,还整日带着笑容。小迷妹是真的多。军训服嘛,大家穿着都是松松垮垮,硬是将各位平日里的帅气和美丽折去了大半。而魏婴同学又把衣服穿出了一股别样的气质来,整个人都散发着懒散二字。

说完魏婴,就让我们来说说另一个重要人物吧。江澄,我们连长,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男人,整日压着个眉,活像欠他钱一样。

说真的当时教官们排着队进来时我已经察觉出了点点异样,原本站在我后面和男生们打闹的魏婴一下安静了,手按在我肩上向前探身子,似乎确认着什么。当时我听见他说了两个字,我一时没听清还以为是错觉呢,如今想来只怕是阿澄二字。怪我,怪我没有早些发现这些细节。

连长走着正步过来的,身后跟着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也是我们副连。副连什么的真的不重要,我想和你们说的是连长和魏婴。

对了,关于魏婴同学,我怀疑他是真的有多动症。第一次开班会就从中间坐到后面,最后又从后面差点坐到了窗台上去,我们的辅导员蓝启仁气到指名道姓地骂他。而魏婴同学呢,继续嬉皮笑脸地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完全不为所动。

咳咳,不好意思说偏了。当时周围的教官都到位了,周围的女教官已经开始扯着嗓子训话了。我们的教官才走到我们面前停下来了。训练有素的他们停在了我们面前,长得帅气的男教官也就是我们连长,他说:“我是你们的教官,我姓江。你们可以叫我江教官,也可以叫我连长。我是一个很重视纪律的人。如果,你们中间的人有谁要恶意破坏纪律的话,我会让你们又爽又难过。动!谁让你动的!动可以,打报告!“他这话说的时候一直盯着一个地方的。

大家也知道,教官总喜欢抓一两个出头鸟当军训的乐子。于是,疑似有多动症的魏婴同学果然成了连长的重点关注对象。

“向右转!”连长面无表情地下令,大概一秒以后破功了,“魏婴,你左右不分吗?!笑,有什么好笑的!再笑的出列!”一大片人使劲紧闭自己的嘴,唯恐出列做额外的运动。

“魏婴出列!”    
“是!“魏婴倒是笑得大方地站出来,那时候我听见了让我表情失控而被副连警告的一句话。魏婴同学站出来时说了一句:”我想你了。“

这句话让我的脸部表情失去管理能力。

然后我看见了连长表情的扭曲,于是我听见连长说:“长本事了是吧!你最近皮又痒了对吧?行,来,这里。”魏婴同学果然被罚蹲了。本来以为他会偷奸耍滑的,结果魏婴还真地乖巧地蹲好了,直到我们学完了齐步走才让他站起来。腿麻了,魏婴同学站起来都是晃的,就在这个时候连长伸手去扶了他一下。
于是,魏婴笑了,说:“谢谢连长。”  “再嬉皮笑脸你给我练端腿。”连长脸色都没变说了这句话。魏婴连忙从善如流地闭上了嘴。

休息时,连长按要求教我们唱歌。都是些带着爱国主义的军歌,歌唱好了。班上的同学开始嘻嘻哈哈地说话,魏婴坐在我身后叫住了连长,连长站在我旁边然后蹲下。

“连长,晚上下训之后有空吗?“我听见魏婴同学如是说到。
然后我听见连长一句压制着但明显很生气的一个字:“滚。“

我对于这些信息量有点手足无措,你让我觉得魏婴同学对连长是兄弟情是不可能的。但是,连长那直男样让我觉得魏婴同学是真的惨,喜欢的小哥哥直成这样。

然而当天晚上我就被事实给了一巴掌,有的人虽然看上去直得不能再直了,但其实已经弯成蚊香了。

那天晚上也怪我,大晚上不睡觉帮副连跑腿处理一份报告。于是本该在寝室洗澡的我走在路上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其实在灯光下我还没看得实在,只是隐隐觉得那身影有点熟悉。直到下一秒我就听见某人笑着的声音说:“阿澄,吃吗?“

魏婴,这声音绝对是他… …我就看见魏婴举起手里的冰淇淋,然后走在他身侧的人低下头含了一口,那侧脸是连长呀!!!就在我试图消化这一幕时,我看见了更让我当机的一幕。我们平时平时看上去直得不行的连长直接亲在魏婴同学的嘴上。

而我也是吓傻了,直接站在那看着这虐狗的一幕。直到连长最后牵着魏婴走掉,我都还站在那。

直到第二天,我再看见魏婴时我没忍住脱口而出:“魏婴,你是不是有对象?“ 魏婴听见我说这话后笑了,说:”对呀。“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问这句话,但是我从魏婴笑着的神情里看出来幸福两个字。

军训最后我们知道了,连长他们都是我们的学长学姐,于是最后两天相当于是大家娱乐的时间。于是我们连和其他连一起玩游戏,隔壁副连提议说玩真心话大冒险。然后在魏婴同学的带头下游戏渐渐推入高潮,我们副连终是没逃过被我们连一个小哥哥抱起来的命运,两个连队哄笑成了一团。

又是一局新的游戏,两个瓶子被抛过去抛过来,就在哨声停的一瞬间瓶子也不知道是谁被一抛后稳稳掉在了连长的怀里。我看见了连长瞬间懵逼的表情,随即我后方的魏婴同学跳着就起来:“连长,你看!“他手里拿着另一个瓶子的。

在一片起哄声里,连长似乎打算混过去。“连长,你和魏婴就进行那个飞起来的抱抱吧。最近挺火的那一个,对对对就是她们做的那个动作。”一个女生提议到,她指着一旁正在做这个大冒险的两女生说到。

“这个…换一个吧”我看见连长耳朵上有了绯色。
倒是魏婴同学自觉地跑到另一边大喊了一声“连长!”我看着阳光下那一个穿着军训服的少年笑得明媚,他弯下腰给连长敬礼之后,抬起两只手在头上比了一个大心心,然后跑向了那个僵在原地的人。

连长在魏婴跑向他时连忙微微蹲下了身子,最后那个少年带着笑声扑进了他的怀里,双腿自然盘上他的腰际。他把他抱得紧紧的,就怕一个不注意把他带出去了,要是真这样还是抱着他摔吧,至少自己可以当肉垫,江澄这样想到。

周围的人起哄声很大,在众人的哄笑中魏婴自然地站直了。我看见连长弯下腰捡起魏婴刚才掉了的帽子似不在乎地仍给了魏婴,魏婴接着之后笑着和连长说着什么,连长的耳朵更红了。“我感觉我吃了狗粮是怎么回事???”我旁边的女孩子推我一下之后悄悄咪咪地给我说了一句。小可爱不是感觉,这特么就是一碗巨大的狗粮好吗?

最后的最后我都没敢给我那一群玩的好的狗子说那一晚的所见所闻,就怕连长哪天一脚踹开寝室门让我滚出来。结果!!!!!!!!昨天晚上,魏婴和江澄的空间里同时发了说说,两个人靠在一起的,以及握在一起的手。当时空间就炸开了锅,甚至还有人问连长是不是又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然后我在连长空间看见了一句话:请尊重每一个人的决定,喜欢这事说不清理不出对错。我喜欢魏婴,可我从来没让你提议我的看法。所以,请自重。

是的,喜欢一个人和第三者其实没什么关系。于是我拍了拍坐在我旁边的一张床的狗子说:“你知道吗?我看见过连长和魏婴约会…”于是又炸开了锅。

最后的最后连长没有来踹我们的寝室门,但是他后来推开过我们班上自习课的门。为了陪魏婴上自习课,不然待会魏婴又要偷溜了。

这是2018年,众多稻米的13年。

很多年以前,始于西湖畔,终于长白山。

这是我的第六年,还有七年,那一天长白山见。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写手,嘻哈雷的设定是真的好好看♡

个人集合

笑到脸僵硬。

其实我觉得安哥早上很累...这发型我再抓多少次都习惯不了。

虽然没有安安好看,可我依旧喜欢他♡

(个人集合)

【雷安】祝福。

个人集合

ooc,脑洞向。

以及太热了,我想去冬天。

——————————————————

“你好,打扰一下。请问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举着话筒看着面前这个棕发的男子,他手里抱着纸袋,里面有面包。

“可以啊。” 男子先是一愣,当碧绿的眼睛看到摄像机时笑了,然后回答到。

“请问先生有没有什么话想对你喜欢的人说?” 女孩子说完又把话筒伸了过去。

男子似乎没想到他们会问这种问题,于是愣住了。他的目光越过摄影师,继而沉默了,约是一两秒以后才收回目光 。

他注视镜头一字一顿地说:“新婚快乐。”然后在女孩子惊讶的目光中摇了摇头,走了。

走出来超市,天气太冷了,安迷修拢了拢自己的衣服。嘴里哈出了白雾,他站在路边的树下看着远处的霓虹灯。

白色的围巾被一双筋骨分明的手围在了安迷修脖子上,“走了!” 黑发的男子已经转身迈开了步子。

“已经送了东西给卡米尔了吗?” 安迷修小跑两步追上他问到。

“对啊,傻子你想什么呢?” 雷狮低头时看着安迷修说话时的恍惚。

“刚才我遇见一个可爱的小姐... ...”

“哟,还聊上了!” 雷狮的语气顿时有点奇怪了。

“听我说啊你。” 安迷修腾出一只手拍开雷狮要来捏他脸的手接着说到:“她问我想对我喜欢的人说什么。”

“你爱我?”

“可拉倒吧你... ...我说:新婚快乐。”

“...傻子,是祝我们新婚快乐。” 雷狮先是一愣,他没想到安迷修会那样回答。

然后伸出手去揽安迷修的肩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正折射着周围的灯光。

置顶

这里长戚或者烽火,喜欢哪个挑哪个喊啊♡

会写点小故事,会出一些质量不太好的cos。但是我确实也是喜欢才玩这些的。

目前主凹凸,但也在黑塔和小英雄里面待着的!!!

魔道主推澄羡,忘机很好,但我觉得云梦双杰更好。

等着2025年去长白山,你爱张起灵的话我俩好好玩。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啊,但是这里是原著里张起灵过激粉。我也怕我脑残,别来踩我雷点,谢谢。

脾气虽然不太好,但也是个自来熟,人来疯。啊,话特别多,就是不会找话题!

凹凸系列:

短篇文:

再也不喝酒了!(无cp向)
【雷安】祝福。
【雷安】喜欢上直男的感觉
【嘉金】去见他。
【雷安】纹身
【丹秋】告白进行时
【嘉金】金没想到高考会考回来一个男朋友。
【安雷】补作业哟

长篇:(以前的就放过他们吧。以后我会好好写的,太丢人了。)

  留了瑞金,ABO设定,只负责甜。加油翻吧!!!前面也就只是好好写那一篇 ,所以翻到了就不是很断断续续的了。

黑塔利亚:

【极东】历史向。

魔道:
【澄羡】教官笔直的
cos试妆:

嘉德罗斯(有衣服没瞳。)    (有衣服有瞳。)(校服试妆玩一下。)

安迷修(东郊)   (2试?)

雷狮  嘻哈设定

艾米丽(1)

意呆利(1)

试的米妞!米妞酷死了!
没来的及买棒球棒hhhhhh

早就想这么干了,拿校服试妆hhhhhh

试着玩的,自娱自乐

【雷安】关于暗恋直男是什么下场

个人集合

现世学院设定

ooc预警

————————————
世界上最操蛋的事大概就是喜欢上一个直男吧,雷狮如此想到。

世界给他开的最大的玩笑就是喜欢上男生吧,安迷修如此想到。

雷狮发现自己喜欢安迷修的时候也不是很惊讶,对于很多事雷狮都是自在随心的态度。

安迷修对于发现自己喜欢雷狮这个事,他是震惊了大半天的。毕竟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喜欢女孩子的安迷修来说,做春——梦这已经很稀奇了。问题是这春——梦对象还是自己同班的校草,这就是很大的打击了。

雷狮觉得喜欢安迷修不要紧,主要是怎样才能把这傻小子掰弯,这就很有困难。雷狮看着帮女生搬书的安迷修时是这么想的。

安迷修觉得自己性取向变了就算了,对象还是一个怎么看怎么直的雷狮,安迷修觉得还是算了吧。毕竟对雷狮投怀送抱的女孩子很多,而雷狮也是一个经常美女在怀的人。

雷狮觉得安迷修最近同情心有点太泛滥了,就前天他胃疼得不行请了个假之后,安迷修就开始每天给他准备早饭了。雷狮想多想都不行,毕竟安迷修还顺便把他同桌的早饭一起包了。

安迷修开始给雷狮准备早饭,是从那天上午雷狮胃痛到脸色苍白请假回去的第二天开始的。 因为雷狮回去那天,安迷修听见他同桌说雷狮常常不吃早饭。于是安迷修决定给雷狮带早饭... ...还有他同桌,不然... ...哎,晚上啃馒头吧。不过话说回来,安迷修察觉到雷狮身边的莺莺燕燕少了。

雷狮握在手上的信封没看就扔进了垃圾桶。以前的话还会拆开看, 要是内容可以或者字好看,雷狮倒不介意陪她们玩一下。现在没这个心情了,他就觉得安迷修的字好看,安迷修这个人好玩,而且还会摄影,他可满意了。

安迷修坐在雷狮左边的左边,安迷修发现他现在上课偷看雷狮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还有 对上目光的时候,雷狮开始还只是看自己一下,后来甚至还做口型:笨蛋。安迷修把头扭回来,拿手撑着脸并悄悄捂住自己的耳朵。雷狮这个混蛋。

雷狮发现安迷修常常看自己之后就开始逗他了,说他傻子,笨蛋。刚开始他还有还口,后来直接把脸转过去了。有一天雷狮等着安迷修转头过来,当安迷修视线与他相交时,雷狮无声地说:我喜欢你。 然后安迷修脸上写满了震惊,在雷狮的目光中把头转了过去。

安迷修觉得自己应该改掉看雷狮的这个习惯, 那天雷狮恶作剧地做了一个口型:我喜欢你。安迷修直接死机了,不过在看到雷狮带着笑意的目光后他冷静下来,清醒了。雷狮永远喜欢逗他。

后来雷狮发现安迷修不再偷看他了,这个发现让雷狮更加觉得安迷修不会喜欢他了。烦躁,雷狮感到了烦躁。雷狮在想要不要真的直接霸王硬上弓?

安迷修的心被雷狮那四个字搞乱了。哪怕知道那人是逗他玩的,他也控制不住地想。想到了晚上做梦,梦里雷狮抱着他说:安迷修 ,我喜欢你。这一想,又一个字写错了。

雷狮觉得还是直接上吧,他还不信自己不能把安迷修掰成蚊香了。于是他找上卡米尔这个没谈过恋爱的人一起来想对策,卡米尔本来不答应的。但是,卡米尔最后还是败在了一个月的甜点上。

安迷修努力地克制自己,却还是忍不住在雷狮不注意的时候把镜头对准他。打篮球的雷狮,疯跑的雷狮,坐在桌子上的雷狮... ...甚至在树荫下小憩的雷狮。安迷修想:自己的初恋还是就这样度过吧。

雷狮和卡米尔讨论出了三个步骤,首先让安迷修明白雷狮的感情,然后穷追猛打,最后抱得美人归。于是,计划分为ABC三个阶段。在雷狮的一意孤行下,计划A是强吻安迷修。别想了,你觉得卡米尔能阻止这个人吗?

安迷修的书里有这雷狮的照片,所以那本书安迷修是不外借的,自己上自习课乘周围人不注意的时候看看。星期三的晚上放学时,安迷修被雷狮拦住,“傻子,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

“跟我走就是了。”

雷狮把安迷修带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黑巷里。“雷狮...来这干什么?” 安迷修只能看清前面那个人的轮廓了,这里没有路灯。

雷狮转过身去,借着月光倒是能隐隐看见安迷修的五官。于是,雷狮一把抓过安迷修的手,往左一扯,继而推得安迷修背抵着墙。安迷修惊呼:“你干什...”话终归是没说完的,被雷狮用嘴抵住了。雷狮乘着安迷修张嘴直接侵占了他嘴里的领地,把安迷修剩下的话抵了个干干净净。

这还没完,雷狮的流氓性子发作,右腿直接放上人家腿中间去了。这更是惊得安迷修想说话,雷狮倒好又加深了这个吻。雷狮的另一只手也在作怪,直接顺着别人的脊梁骨往下滑,滑到腰间才停下。雷狮松开安迷修后就笑着说道:“安迷修,我喜欢你。”

安迷修低着头没有说话,雷狮见状也不急,保持着那个姿势继续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你之后也只能喜欢我。所以接下来我就会... ...”

“谁说我不喜欢你了?我怎么就喜欢上了你这么个混蛋玩意儿啊?!” 安迷修抬头吼道,“谁特么告白会这样又亲又摸的吗!!!”

“...靠?” 这下雷狮才是震惊了,原来他以为的直男其实早就弯了?那他的计划步骤BC呢... ... 安迷修你真的是个笨蛋啊!

去东郊超级开心!!!!

很多安迷修和雷狮,可是我没有雷狮啊...惨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