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长长戚

这里长戚/烽火,失踪人口回归。
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欢迎勾搭。
感兴趣的东西见主页。

【雷安】祝福。

个人集合

ooc,脑洞向。

以及太热了,我想去冬天。

——————————————————

“你好,打扰一下。请问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举着话筒看着面前这个棕发的男子,他手里抱着纸袋,里面有面包。

“可以啊。” 男子先是一愣,当碧绿的眼睛看到摄像机时笑了,然后回答到。

“请问先生有没有什么话想对你喜欢的人说?” 女孩子说完又把话筒伸了过去。

男子似乎没想到他们会问这种问题,于是愣住了。他的目光越过摄影师,继而沉默了,约是一两秒以后才收回目光 。

他注视镜头一字一顿地说:“新婚快乐。”然后在女孩子惊讶的目光中摇了摇头,走了。

走出来超市,天气太冷了,安迷修拢了拢自己的衣服。嘴里哈出了白雾,他站在路边的树下看着远处的霓虹灯。

白色的围巾被一双筋骨分明的手围在了安迷修脖子上,“走了!” 黑发的男子已经转身迈开了步子。

“已经送了东西给卡米尔了吗?” 安迷修小跑两步追上他问到。

“对啊,傻子你想什么呢?” 雷狮低头时看着安迷修说话时的恍惚。

“刚才我遇见一个可爱的小姐... ...”

“哟,还聊上了!” 雷狮的语气顿时有点奇怪了。

“听我说啊你。” 安迷修腾出一只手拍开雷狮要来捏他脸的手接着说到:“她问我想对我喜欢的人说什么。”

“你爱我?”

“可拉倒吧你... ...我说:新婚快乐。”

“...傻子,是祝我们新婚快乐。” 雷狮先是一愣,他没想到安迷修会那样回答。

然后伸出手去揽安迷修的肩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正折射着周围的灯光。

试的米妞!米妞酷死了!
没来的及买棒球棒hhhhhh

早就想这么干了,拿校服试妆hhhhhh

试着玩的,自娱自乐

【雷安】关于暗恋直男是什么下场

个人集合

现世学院设定

ooc预警

————————————
世界上最操蛋的事大概就是喜欢上一个直男吧,雷狮如此想到。

世界给他开的最大的玩笑就是喜欢上男生吧,安迷修如此想到。

雷狮发现自己喜欢安迷修的时候也不是很惊讶,对于很多事雷狮都是自在随心的态度。

安迷修对于发现自己喜欢雷狮这个事,他是震惊了大半天的。毕竟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喜欢女孩子的安迷修来说,做春——梦这已经很稀奇了。问题是这春——梦对象还是自己同班的校草,这就是很大的打击了。

雷狮觉得喜欢安迷修不要紧,主要是怎样才能把这傻小子掰弯,这就很有困难。雷狮看着帮女生搬书的安迷修时是这么想的。

安迷修觉得自己性取向变了就算了,对象还是一个怎么看怎么直的雷狮,安迷修觉得还是算了吧。毕竟对雷狮投怀送抱的女孩子很多,而雷狮也是一个经常美女在怀的人。

雷狮觉得安迷修最近同情心有点太泛滥了,就前天他胃疼得不行请了个假之后,安迷修就开始每天给他准备早饭了。雷狮想多想都不行,毕竟安迷修还顺便把他同桌的早饭一起包了。

安迷修开始给雷狮准备早饭,是从那天上午雷狮胃痛到脸色苍白请假回去的第二天开始的。 因为雷狮回去那天,安迷修听见他同桌说雷狮常常不吃早饭。于是安迷修决定给雷狮带早饭... ...还有他同桌,不然... ...哎,晚上啃馒头吧。不过话说回来,安迷修察觉到雷狮身边的莺莺燕燕少了。

雷狮握在手上的信封没看就扔进了垃圾桶。以前的话还会拆开看, 要是内容可以或者字好看,雷狮倒不介意陪她们玩一下。现在没这个心情了,他就觉得安迷修的字好看,安迷修这个人好玩,而且还会摄影,他可满意了。

安迷修坐在雷狮左边的左边,安迷修发现他现在上课偷看雷狮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还有 对上目光的时候,雷狮开始还只是看自己一下,后来甚至还做口型:笨蛋。安迷修把头扭回来,拿手撑着脸并悄悄捂住自己的耳朵。雷狮这个混蛋。

雷狮发现安迷修常常看自己之后就开始逗他了,说他傻子,笨蛋。刚开始他还有还口,后来直接把脸转过去了。有一天雷狮等着安迷修转头过来,当安迷修视线与他相交时,雷狮无声地说:我喜欢你。 然后安迷修脸上写满了震惊,在雷狮的目光中把头转了过去。

安迷修觉得自己应该改掉看雷狮的这个习惯, 那天雷狮恶作剧地做了一个口型:我喜欢你。安迷修直接死机了,不过在看到雷狮带着笑意的目光后他冷静下来,清醒了。雷狮永远喜欢逗他。

后来雷狮发现安迷修不再偷看他了,这个发现让雷狮更加觉得安迷修不会喜欢他了。烦躁,雷狮感到了烦躁。雷狮在想要不要真的直接霸王硬上弓?

安迷修的心被雷狮那四个字搞乱了。哪怕知道那人是逗他玩的,他也控制不住地想。想到了晚上做梦,梦里雷狮抱着他说:安迷修 ,我喜欢你。这一想,又一个字写错了。

雷狮觉得还是直接上吧,他还不信自己不能把安迷修掰成蚊香了。于是他找上卡米尔这个没谈过恋爱的人一起来想对策,卡米尔本来不答应的。但是,卡米尔最后还是败在了一个月的甜点上。

安迷修努力地克制自己,却还是忍不住在雷狮不注意的时候把镜头对准他。打篮球的雷狮,疯跑的雷狮,坐在桌子上的雷狮... ...甚至在树荫下小憩的雷狮。安迷修想:自己的初恋还是就这样度过吧。

雷狮和卡米尔讨论出了三个步骤,首先让安迷修明白雷狮的感情,然后穷追猛打,最后抱得美人归。于是,计划分为ABC三个阶段。在雷狮的一意孤行下,计划A是强吻安迷修。别想了,你觉得卡米尔能阻止这个人吗?

安迷修的书里有这雷狮的照片,所以那本书安迷修是不外借的,自己上自习课乘周围人不注意的时候看看。星期三的晚上放学时,安迷修被雷狮拦住,“傻子,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

“跟我走就是了。”

雷狮把安迷修带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黑巷里。“雷狮...来这干什么?” 安迷修只能看清前面那个人的轮廓了,这里没有路灯。

雷狮转过身去,借着月光倒是能隐隐看见安迷修的五官。于是,雷狮一把抓过安迷修的手,往左一扯,继而推得安迷修背抵着墙。安迷修惊呼:“你干什...”话终归是没说完的,被雷狮用嘴抵住了。雷狮乘着安迷修张嘴直接侵占了他嘴里的领地,把安迷修剩下的话抵了个干干净净。

这还没完,雷狮的流氓性子发作,右腿直接放上人家腿中间去了。这更是惊得安迷修想说话,雷狮倒好又加深了这个吻。雷狮的另一只手也在作怪,直接顺着别人的脊梁骨往下滑,滑到腰间才停下。雷狮松开安迷修后就笑着说道:“安迷修,我喜欢你。”

安迷修低着头没有说话,雷狮见状也不急,保持着那个姿势继续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你之后也只能喜欢我。所以接下来我就会... ...”

“谁说我不喜欢你了?我怎么就喜欢上了你这么个混蛋玩意儿啊?!” 安迷修抬头吼道,“谁特么告白会这样又亲又摸的吗!!!”

“...靠?” 这下雷狮才是震惊了,原来他以为的直男其实早就弯了?那他的计划步骤BC呢... ... 安迷修你真的是个笨蛋啊!

去东郊超级开心!!!!

很多安迷修和雷狮,可是我没有雷狮啊...惨淡

【嘉金】去见他。

个人集合

嘉金含一点雷安。

去见他。

ooc预警。

——————————————

金想给嘉德罗斯一个惊喜,于是在高考完了以后就自己一个人去了嘉德罗斯所在的城市。

这是个陌生的城市,虽然说金一开始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但结果却是根本不管用,他已经有点找不到方向了。

跟着导航走,金坐上了206路公交车,下车发现自己现在已经离要去的地方差了十万八千里。看错站了,这里是清林站,而不是青林站。

现在他站在这个便利店门口,想买杯水喝。结果,一时不知道喝什么。可乐吧,那人最喜欢的水。

那...现在该往哪走啊?金嘴里的饮料在嘴里炸裂, 外面的热气蒸得金像往店里退。

为了惊喜啊,加油吧!勇敢的金现在要再次出发了!

金背着书包,头上的帽子已经被金取下来当扇子用了。 金跟着导航试图接近嘉德罗斯所在的方向,终于晚上九点钟时,金找到了地方!!!

少年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带好笑容敲门了。门推开了,并不是恋人的脸,金的笑容僵在脸上。

推开门的安迷修也很懵,学弟托自己照顾他家几天,那学弟是怕他男朋友送他的那个娇气的花死掉才叫他来的。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请问这里是嘉德罗斯的住处吗......?” 金的声音有点发颤,为什么会有其他人,他还穿着围裙。对这里很熟的样子。

“啊...是的。” 安迷修觉得这个男孩子他很眼熟啊...

“那打扰了。” 金转身,背着包走下楼去,怪不得嘉德罗斯上周不怎么理自己。

当少年消失于楼道好一会之后安迷修才反应过来,那不就是嘉德罗斯的小男朋友吗!!嘉德罗斯卧室那张照片里被嘉德罗斯环在怀里笑得一脸阳光的男孩子。

来找嘉德罗斯吗?可是嘉德罗斯不是上周赶天赶地做完工作就是为了今天回去给他男朋友一个惊喜吗??

错过了啊,要给他说一声吧。安迷修想着打算去卫生间拿手机,他正好顺便帮嘉德罗斯打扫来着。

他才走两步,突然停住,刚才那个男孩的表情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 

金从嘉德罗斯家离开以后随便找了一家酒店开了房间,进去之前看了一眼好像是圣空酒店。

“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前台小姐笑得甜美。

“住宿,一人间。” 金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好的,请稍等一下。” 金站在那觉得很累,他想睡觉。

“先生这是你的房间卡,请拿好。”

“谢谢...”金接过房卡毫无生气的回答。

金那房卡刷开了房间,走进去,书包掉落到地上,帽子被金随手一扔, 搭在了小茶几上。金就想去泡澡,然后睡一觉。一觉醒来就可以回去了。

好难受,为什么嘉德罗斯家里会有外人?他也没听嘉德罗斯提起过这个人... ... 雷狮是黑发,雷德是红头发,祖玛是绿头发...那个棕发的家伙会是谁?

嘉德罗斯新欢吗?毕竟自己被嘉德罗斯长弧了一周了... ...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一个人来找嘉德罗斯的原因。 见面了那样他就能更多和自己接触了,也可以有抱抱了... ...金躺进浴缸了,抱住自己,好想嘉德罗斯啊... ...

金就那么坐在浴缸里睡着了...他真的很累了,折腾了一天,结果连他期待中的怀抱也没有得到。

午夜十二点多金被冷醒了,浴缸里的水早已冰冷。金僵着身子从浴缸里出来发现外面在下雨,窗户处的玻璃上满是水迹。

忽的金的电话响了,谁会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啊...金看着来电显示人时愣了,但还是接起来了。

“喂...嘉德罗斯...你...” 金的嗓音是沙哑的,嗓子是痛的,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边的人吼断了:“你现在在哪!!!”

金听出那人声音里的焦急,哑着嗓子说:“你吼我干什么...”

“我问你在哪?!你这个渣渣!”

“我才不是渣渣,你个混蛋...我在N城的圣空酒店。”

“好,你等着!” 嘉德罗斯率先挂了电话,似乎在赶时间。

电话挂了,金才注意到,16个未接电话,全是嘉德罗斯打的。

金缓缓地放下手机,换上了自己的衣服钻进了被子。被子里的暖气在慢慢聚集,金思考着嘉德罗斯什么时候会来。 整个人捂在被子里呼吸不过来的时候金又将他的脑袋伸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过一会又缩回去... ...

凌晨一点了,金没有睡觉,他在等那个人。他既然说了他要来,那他就会来。

凌晨两点,金一个人环膝坐在床上,身上披着被子看着手机。

凌晨两点半, 金歪着脑袋开始打瞌睡,身子一歪又清醒了过来,继续等着,只是不一会小脑袋又开始点了... ...

凌晨三点多一点,金被铃声吵醒了,努力伸出僵硬的手去 拿手机。

“嘉德罗斯...” 声音迷迷糊糊的。

“开门!” 电话那段的人明显很着急,金房间的门也被敲响了。

金连忙跳下床跌跌撞撞地往外跑,鞋也没来得及穿 ,身子因为保存一个姿势太久也不是很协调。可是金此刻就只想跑过去,然后打开门。

金一打开门就扑上去抱住门口的人,嘉德罗斯本来就比金高了十多厘米。于是嘉德罗斯顺势搂住金的时候,金的脚是已经离地了的。

金环着嘉德罗斯的脖子,脸往嘉德罗斯身上蹭。嘉德罗斯就任由金挂在自己身上,关了门把人带到了床上。

金落在了床上之后才发现嘉德罗斯身上几乎都是湿的。

嘉德罗斯看着金,金知道嘉德罗斯生气了。“你一个人跑过来就是为了给我惊喜是吧?”

“嗯... ...”

“那为什么不在我家里待着。”

“你家里有人...” 金的语气里明显有这不开心。

嘉德罗斯低头突然吻上了金,松开之后看着金有点红的脸说:“那是傻逼的男朋友,帮我照顾花的。而且我今天也是想直接回去你那边找你的,结果你就给了我一个大惊喜啊。”

“傻逼...?” 金试图转移嘉德罗斯的注意力。

“就是雷狮!我应该给你说过。” 嘉德罗斯开始找浴袍,他打算洗洗。

“喔...我以为...”

“那是你以为。我洗澡去了。” 嘉德罗斯瞪了一眼金就进了浴室。而金则抱着被子嘻嘻地笑着,在床上滚来滚去。

嘉德罗斯洗了澡出来发现某个人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金被拎出来了之后看着嘉德罗斯笑得欢脱。嘉德罗斯抱住金准备睡觉,金却开口问道:“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房间啊?”

“这酒店,我开的。” 嘉德罗斯已经闭上了眼睛。

金在嘉德罗斯怀里动了动,伸出手去摸嘉德罗斯的头发。

“别闹了,我很累,睡吧。” 嘉德罗斯淡淡地说道。

“嗯,那么晚安!”

“晚安。”

【雷安】纹身

个人集合

这个梗来着空间转发,太戳我了!所以写了!文中卡米尔想的话就是原说说里的。

如果侵权请马上联系我,我立刻删!

————————————————

“又要走?”雷狮在和安迷修缠 绵时问道,安迷修眼神里有了一丝清明,沙哑的声音回答道:“对啊...明天走。”

雷狮没有说话了 ,吻上了早已充血的唇。

第二天早上雷狮醒了的时候,被子里只有余温了。坐起来发现安迷修背对着他正在整理自己身上的便装, “安迷修...这么早?”

“雷大少爷,这会十点了。” 安迷修有点无奈了。

雷狮身体前倾,揽着安迷修的腰往自己怀里带。安迷修腰酸是一方面,但是他也明白雷狮偶尔有股黏人劲。雷狮轻轻的扶过安迷修的脸给了一个他一个吻,还想加深时安迷修却推开了。

“我下午一点都要走,别闹,起来吃饭吧。” 说完红着脸亲了亲雷狮的额,起身出去了。

该死,为什么他休假时间那么少?

安迷修是个军人,据说职位还不低,具体什么雷狮不清楚,他没兴趣多问。

他和安迷修是在安迷修读高中时在一起的,那时雷狮大学;雷狮自己开始创业时,安迷修进了军  官学校;雷狮成为Z国富豪时,安迷修成了职位不低的军 官。

而自安迷修进入军  官学校开始时 ,他们就聚少离多。比如这次安迷修的回来停留时间就两天,而这也是安迷修这四个月来的唯一休息时间。

雷狮坐下来,面前的果然又是小米粥、蛋、还有一盘绿油油的菜,真养生。

“这次我有任务。” 安迷修坐下来后淡淡地说。

“又去那个国家出差?”

“战争。M国发生战争,国家这边同意支援。毕竟我们两国紧挨着,所以这次是上前线。” 安迷修拿眼睛去瞄雷狮。

雷狮喝粥的手顿了一下,“平安回来。” 然后夹起一片菜放到嘴里。

“好。”

中午十二点半雷狮开车送安迷修去机场,下车前安迷修拉着雷狮的领带给了他一个吻 。“走啦,雷总~”

“嗯。” 雷狮笑了,安迷修这个人其实玩心也大。之前有人看见过他俩,那个人后来问:雷总,这是你包养的小白脸?  安迷修当时就嘴贱来了一句:雷总,我想你了。然后就床上聊了。此后安迷修时不时就抽风喊雷总。

这可不一样,他们是领了证的。 雷狮看了看安迷修隐于人群中的背影,吻上了无名指的戒指,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雷狮的秘书疑惑地扶了一下眼镜,总裁怎么突然对M的战事上心了?算了,能加工资就好。嗯,Z国派往M国的军队被当地武装势力攻击,失去联系... ...秘书念着,复制好发给了总裁。

雷狮第一次砸了办公室的东西,秘书大气也不敢出。他们总裁虽算不上脾气好,但也是一个情感收敛的人,砸烂东西这一点都不像他们总裁会做的事。

安迷修,你说好的平安回来呢?

第二天,Z国部队无法联系。

第三天,Z国部队依旧失联。

第四天,Z国部队全体士兵确认为国捐躯。

安迷修...你不是最讨厌撒谎吗?那为什么你还骗我?

雷狮那一天把办公室砸得稀巴烂,谁进去就让谁滚。没办法 ,只好叫来了还在读大学的卡米尔才让雷狮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办公室好不容易弄好了,晚上又被砸了。

在被砸之前雷狮看见了一份电子邮件,发给他私人信箱的。他点开:

  雷狮:
           你看见这份信时,我已经死了。
          这或许有点难以面对,但是当军人的大多都是这个下场。我早就知道的,也准备好了。倒是你,我放心不下。
          你要吃早饭,少喝酒,幸好你不抽烟了。对了,不要再淋雨了,照顾好自己。最后我也少说点,怕你又嫌我啰嗦。
          雷狮,我爱你。
                                                     安迷修绝笔


最后还是让卡米尔来才制止了雷狮的暴行。

“卡米尔...安迷修....没了...” 那是卡米尔第一次看见那个男人眼睛红了。卡米尔低下头没有说话,他又能说什么呢。

雷狮开始靠酒来麻痹自己,但他也不去酒吧。就自己叫人送酒到家里,一罐一罐地喝,一箱一箱地喝。直到喝进了医院,才消停了下来。

醒来时看见卡米尔坐在那,他说:“我没事,别担心了。” 卡米尔看着他,没有说话。

雷狮出院了,一切正常,好好上班,按时回家。一切都过得太井然有序了,卡米尔虽然看着着急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该去打破雷狮这个虚假的平静。

雷狮似乎一切如常,只是有一天下班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纹身店。

纹身师问他:“你纹什么?”

“安迷修。安稳的安,迷局的迷,修养的修。”

“纹在哪?”

“脖子上。”

于是雷狮的脖子上那三个字就那样出现了,很多人猜测但却没人敢询问。

卡米尔觉得大哥想表达的大概就是: 要是注定无法安葬你,就把你的名字写在我身上,从此以后,在这世上,我就是你的墓碑了。

他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祭奠安迷修,祭奠他逝去的爱人。

雷狮依旧是Z国的富豪,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他精于事业,忠于他的爱情。据说他婚姻很美满,就像那从未摘下的戒指一样。

那天下大雨,雷狮加班,员工走得差不多了。雷狮看着外面的电大雨,想起被自己送去保养的车。脑海里是安迷修那句:“说了多少次了不准淋雨。”

算了,人都不在了。

“说了很多次了!不准淋雨!”

雷狮一只脚已经跨进了雨里,他为什么还会听见安迷修说话?他是不是太想他了?

“雷狮,我回来了。” 那个拿着伞的男人站在雷狮背后。他笑着,脸上的伤还没好。

雷狮回身一把抱住了他,下巴挨着安迷修的脸 。安迷修,活着的安迷修,而不是他梦里浑身血污,眼神空洞的安迷修。

“我回来了...抱歉,我是袭击发生后第三天才从死  人堆了爬出来的。” 安迷修抱着雷狮,他回来了。

“嗯,回来了。” 安迷修感觉有雨落在了自己脸上。

“嗯,我这次有一个月的假呢!”

“这是好事,不如我们来解释一下那份信的事吧?”

“不是...这个...我的确是给我上司说我确认死亡就把那个发给你...但是....我这不是爬出来太晚了吗...”

“哦?”

“雷狮...”

“那晚上好好说吧。”

【丹秋】告白进行时。

个人集合

年龄修改,人物关系改变因为想要还原情节,所以人物存在ooc。
主要是想还原今天朋友身上发生的事,是的呢,情节基本真实。
————————————
丹尼尔要表白,表白的对象是自己学校刚刚毕业的学姐秋。

秋是个活泼,善良的美人。

而丹尼尔却是一个不太放得开的人,他要告白也是想了很久的。这次告白他决定在KTV进行,顺便找来几个朋友帮忙。

十二点四十二,丹尼尔和嘉德罗斯还有雷狮到了KTV。

嘉德罗斯他们虽然嘴上嫌弃极了丹尼尔,但是还是有好好地帮他想方法的。

【讨论组】
丹尼尔: 我们到了。

金: 我还没吃饭啊!

嘉德罗斯: 你们不要慌,我们布置。

雷狮: 靠,这花挡住我视线了!

嘉德罗斯: 所以套路小分队呢?

金: 你们先去,姐姐说的两三点到吧。

凯莉: 那两点半吧。

金: 那姐姐可能会三点到!

嘉德罗斯: 丹尼尔需要时间演习一下。

金: 那我是和姐姐一起来还是姐姐一个人啊?

丹尼尔: 一起吧。

金: 搞得我很紧张啊!

嘉德罗斯: 不要露馅了。

金:  没问题的!

下午一点三十二,安迷修从家里出发,顺便告诉他们下来接自己一下,是真的找不到。

包间106,安迷修进去就看见一米八左右的毛绒熊,还有一捧花,以及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口红。

而此时丹尼尔他们还在演习。

“所以她来了,我把花熊抱给她,再把花递出去,然后再给口红?”丹尼尔说的时候还在比划。

“可以,但是口红怎么办?”雷狮坐在右侧问道。

“左手花,右手口红?”安迷修默默发言。

“她抱着熊拿不到。”嘉德罗斯翘着二郎腿回答道。

安迷修低眼扫过手机屏,是凯莉来了,他得下去接一下,毕竟这三位是要干大事的人。接回来人却发现雷狮和嘉德罗斯站在门口。
“你们在外面干啥?”

“你们进去。”嘉德罗斯出声道。

“...不是...什么情况?”安迷修更不敢进去了。

“进去啊,推门进去啊!”

“雷狮你们搞什么...”虽然说着还是开门了,迎面就是一个毛绒熊的脸,安迷修吓到了,下意识避开。而安迷修身后的凯莉也被丹尼尔这一下搞懵逼了。

“看得见你,玻璃外面看得见你,不行。”雷狮开口道。

所以这是演习了?

“那你们怎么弄?”凯莉撕开糖纸,把躺放进来嘴里。

嘉德罗斯三又开始在那比比划划,看着嘉德罗斯的开门动作安迷修开口问道:“你们是要留谁在这里开门吗?”

“差不多吧。”

“所以到底是怎样的?”凯莉暂停了音乐,不然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就是说,我站在这里。”丹尼尔指了指沙发的右侧,“这样她看不见我,然后嘉德罗斯坐在那,给我比手势。她进来,我送熊,嘉德罗斯开门出去。”

听上去还不错,结果演习却是一片混乱。这是已经一点四十五。而金也在组里说,他和姐姐已经出发了。然而丹尼尔这边却很不OK。

“快一点,没时间了。”凯莉提醒他们。

“我觉得嘉德罗斯坐那很明显。”安迷修皱着眉说道。

“坐麦那边去,人来了唱出声提醒一下。”雷狮懒散地举起手发表意见。

“我觉得可以。”凯莉附议。

“没毛病。”安迷修附议。

“...所以谁去?”丹尼尔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们看着我干嘛!!我唱歌难听。”嘉德罗斯难以置信地看着聚集在他身上的目光。

结果还是嘉德罗斯留下来,当背景还负责背景音乐。

凯莉和安迷修他们出去接人,凯莉离开时留下来正在录像的手机。

看到姗姗来迟的两人,一群人自觉地把金往自己身边带。秋虽然有些许察觉,但还是成了第一个开门的人。她刚刚走进,凯莉就把门拉回来,一群人“锁门”了。

你问结果是什么?那就是秋跑去厕所里冷静冷静,最后还是同意了。当秋从厕所出来时,丹尼尔站在离她几步的地方,金一把把自己姐姐推了出去,丹尼尔顺势抱住。

丹尼尔公主抱把秋抱到沙发去坐着。金欢快地跑去点了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KTV里的人都配合极了,只有秋捂着脸喊到:“切歌啊!不准唱!”

“我就要唱!”金笑着回答自己的姐姐。

秋也笑着,丹尼尔轻轻地搂住了秋。当副歌部分时,金唱完: 你愿意这样做吗?

丹尼尔正好站起来给秋点歌,然后大声地说:“Yes, l do.”

你问丹尼尔怎么完成的告白?想看视频?那可是秘密喔~

————————————
我可能没法写出那种感觉,但是朋友他们真的超级甜,再次祝他们99。

金没想到高考会考回来一个男朋友#一发完。

个人集合

嘉金。

梗源自高考完第一天和朋友几个瞎扯淡的结果。对了,我高考完了。

可能存在ooc

————————————

“嘉德罗斯,你违背了我的指令。”丹尼尔的指尖敲着桌面。

“可是追回了那批军火不是吗?结果是我对了。” 嘉德罗斯极其猖狂地笑了,嘉德罗斯从来都是铁狼特种队最锋利的刀刃。

“军人就应该服从命令!”

“丹尼尔,听从命令是弱者的自我保护。而我不需要。” 嘉德罗斯皱了一下眉。

“上面给了你一个将功赎过的机会,去替补一下高 考的执勤特 警。” 丹尼尔淡淡地开口,继而喝了一口茶。

“不去。” 似有些惊愕,但他不可能会去。

“那好,恭喜你放假了。半年以后再回来,期间大大小小的战役活动你都别去了。” 丹尼尔无所谓地开口:“你也知道,安迷修能力不比你弱几分,而且他还服从指挥。”

“... ...我去。” 嘉德罗斯脸都快黑了,这什么破烂玩意事啊,安迷修那个后辈他不认为能强过他。但半年碰不到枪,那不得要了他的命啊。

“那辛苦了,权叔和你一起,负责监管你的。” 丹尼尔示意嘉德罗斯可以出去后也就不再理他了。

嘉德罗斯两天后站在某考场大门门口时都没清醒过来,他作为铁狼特 种队最好的特 种 兵,此刻站在这门口看着这一群小孩就觉得难受。更让人 火大的是,权叔让另一个特 警 持 枪,就是不让嘉德罗斯碰 枪,这不是折磨人吗?

嘉德罗斯,一个一米九的男人,站在人群中就是鹤立鸡群。问题是他还那么帅,这又是文科考场,于是乎公交车还没停好,车上众多女生已经开始在闹腾了,门一开冲着就出来了。都为一睹小哥哥帅颜,然后试图引起小哥哥的注意。

可惜了,嘉德罗斯本就不喜这个差事,也不喜欢撩妹子。所以当一米九的嘉德罗斯平视前方后,世界干净多了。

为此权叔还笑嘉德罗斯:“小嘉啊,要注意看人群啊。” 声音里明显带着浓浓的笑意。

得,他觉得丹尼尔是故意的,论格斗他就是打不过权叔。

一米九的嘉德罗斯站在那高冷极了。忽的,嘉德罗斯感觉有人拽他的衣袖,一下两下... ... 没办法,低头发现一个小小的男生,估摸着有一米七多一点吧。但真的是小小的男生,而那个男生正仰着头看他 ,男生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极了他们头顶上的天空。

“什么事?” 嘉德罗斯虽不喜欢这样的差事,但其实他骨子里还是一个爱国爱民的军人。

“那个警察叔叔,你知道009考场在哪吗?” 男生开口,声音里是青春期少年独有的气息。

“谁是叔叔了?”他也就20岁,叫谁叔叔呢?

“喔...那警察大哥?” 男生想了想,试探性开口,眼神里有点希冀。

“...” 他想一下拧死他,真的。

“嘿嘿,小朋友,他不知道,你进去看那边吧,里面有图示的。”权叔看不下去了,觉得再这样下去,嘉德罗斯就要动手了。

“啊,我还以为他们什么都知道嘞,原来还有不知道的啊,谢谢大爷啊!” 男生笑了,挥了挥手,跑了进去。

“... ... 小嘉,我很像大爷吗?” 权叔沉默了一会问道。

“像。还有叫我嘉德罗斯。”

“... ...”

当嘉德罗斯视野中的第二十只麻雀飞过去之后,语文考试终于结束了,一群学生涌了出来 。嘉德罗斯瞟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又来了,这些渣渣真的是烦死了。

“嘿!!嘿!!” 一个人在嘉德罗斯面前跳起来,右手举起来挥动着,嘉德罗斯垂眼发现是早上那个少年。

“干什么?” 还是蔚蓝色的眼睛,里面有着喜悦。

“我叫金,甲光向日金鳞开的金!你叫什么名字啊?” 少年真的是天生的自来熟。

“... ...” 嘉德罗斯看着他一言不发。

“你这个人什么情况,怎么不说话啊,姐姐说过别人告诉你名字的时候你也应该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啊!” 叫做金的少年有点不高兴了,或许是因为天气热吧,脸上有一点点的红。

有点可爱。

“嘿嘿,小家伙,这不符合他们的规定。” 权叔笑呵呵回答道。

“大爷你可什么都懂啊!” 金完全没有觉得哪不对。

“你叫我权叔吧,你叫金是吧?” 大爷这两个字再次蹦出来时,权叔感觉头都大了。

“好的,权叔!” 金笑着,站在嘉德罗斯旁边,感受着那火辣辣的太阳,似忘了嘉德罗斯不理会他这个事又问道:“你们不热吗?捂得这么严实?”

“还好。” 嘉德罗斯声音不大,但轻轻敲击着金的耳膜。毕竟之前也去过赤道等地开展打击恐 怖 犯 罪活动,这点温度真不算什么。嘉德罗斯看着人群的一个方向皱起了眉。

“辛苦啦!我姐姐来啦,我走了啊,下午见!” 金笑着跑向一个走向这边的金发女子,嘉德罗斯出色的视力注意到那个女子也有着蓝色的眼瞳。

下午金进考场时笑着和嘉德罗斯还有权叔打了招呼 。嘉德罗斯看着那个身影隐于人海后再把目光放向人群。

又是两个小时的无聊时光过去了,考生们又一蜂窝地跑了出来。嘉德罗斯站在那,忽然迈开了包裹在黑色的制服里的长腿。他走动时,人群下意识的避散。也多亏这样,嘉德罗斯才能顺利地一把拽住一个男子,将其按在地上,哐当一声,一把十多厘米长的刀从男子的长袖里掉落出来,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眼的光。

男人还想挣扎,嘉德罗斯加重手上的力道,并且开口:“你最好别动,不然直接废了你。”这就是威胁。

周围人群炸开了锅 ,他们没有听清嘉德罗斯说了什么,只看见了那边反着光的刀。之后男子被带走了。

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门口那个帅气的特 警小哥哥把男人按倒在地的一幕,特 警脸上写满了认真以及自信。身穿制服已经够吸引人目光了,更何况还那么的正直且帅气。

真的很帅。

金待人群离去一些之后才得以挤到嘉德罗斯身边,然后又开始叽叽喳喳个不停。在嘉德罗斯听来就觉得这小子很蠢啊,数学,那玩意难吗?为什么听他说的,感觉数学原来可以这么难。嘉德罗斯当年高 考数学145的人。至于少的5分就是因为 涂最后一个选择题时笔芯没了,嘉德罗斯懒得借,所以就那样了。

当金姐姐来时,金又快速地跑开了,然后抱住自己的姐姐 。

嘉德罗斯看了看,收回来目光,还有一天就解放了。

那一天晚上,嘉德罗斯做了一个梦,梦里有金发蔚蓝色眼睛的男孩 看着他笑得一脸灿烂。

6月8号,高 考第二天,嘉德罗斯依旧没有摸到枪站在门口。但也不是太难受,他在等人,等那个叽叽喳喳的少年。

金很晚才到,似乎是睡过头了,头发还反翘着,连招呼也没来得及打就冲进了考场。嘉德罗斯感觉到了失望。

嘉德罗斯从来不是一个不愿直面自己的人,他想要什么他都很明确。

比如此刻他想要这个叫做金的少年。

十一点半文综考完了,金随着人群走出考场。他很自然地站在了嘉德罗斯身边,嘉德罗斯心想小麻雀要开始说话了。果然,金一站在那里就开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一会嘉德罗斯就知道他真的睡过头了,以及为什么睡过头了,还有路上遇见了几个红灯。

金难得住口。嘉德罗斯说:“电话号码。”

金先是一愣,然后报出十一位数字。不过随即就说了一句:“我是大陆的电话号码啦,别数了十一位数啦!”

嘉德罗斯低头看着他 ,没有说话。金在那人鎏金色的眼瞳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这个人眼睛怪好看的嘛,发现姐姐来了之后金就像脚底抹油,溜了。

待金走后,权叔开口道:“小嘉,这不符合规定,你最好不要做什么。”

“规定?这种东西对我没什么用。”在嘉德罗斯看来规则就是拿来打破的。

坐在车上,金两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自己怎么心跳得那么快啊??

下午是最后一场英语,金早早进场。 英语还有半个小时结束时就有人陆陆续续的出来了,有些胆大的女孩子还上前询问嘉德罗斯的姓名或者电话什么的。

而嘉德罗斯一个眼神也没给她们。

金是时间到了之后再出来的,金还是站在嘉德罗斯旁边说着他内心极其丰富的活动。嘉德罗斯听着也不搭理他。金的姐姐来了,金看了看姐姐没有马上跑过去。

而是转过身来,对着嘉德罗斯认真地说道:“这次要说再见了。其实你们真的挺辛苦的...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 哎,以后也不会见到你了吧,不过你可以记住我叫金。再见啦!还有权叔再见。” 金往姐姐的方向走去。

“再见小朋友。”权叔笑了

“我以为你会做什么呢。”权叔开口说道。

“会的。”嘉德罗斯不知道在回答谁。

6月9号,晚上21点,一个陌生的号码在金的屏幕上出现。金接起来:“喂,你好,请问哪位?”

“金,我叫嘉德罗斯。”电话那边的人开口的一瞬间金有一种感觉,是他。

“我认识你吗?”金笑着,声音里带着雀跃。

“不认识,但是我上司告诉我你差一个特种兵的男朋友。”电话那边的男人低低地笑了。

“你不是警察吗?!”

“铁狼特种部队队长,你男朋友了解一下?”

“等等特种部队??还有谁是我男朋友啊?!”金感觉自己的脸肯定红爆了,因为感觉好烫啊!

“我啊。”

铁狼特种部队里,嘉德罗斯是最锋利的刀刃,但恐怕也是说骚话最顺的一个队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