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长长戚

这里长戚/烽火,失踪人口。
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欢迎勾搭。
感兴趣的东西见主页。

【瑞金】正好我也喜欢你[5]

ABO设定
演员金和歌手瑞
————————————————————

     金坐在沙发上,发现格瑞进去了好一会了却没有出来。于是金就决定站起身来,打算去看看格瑞在干什么...嘿嘿,说不定可以吓吓格瑞呢。

       于是,金就轻手轻脚的向格瑞的卧室走去,嗯...越往这边走那种青柠的香气就越发缠绕着金,怎么说呢,感觉味道很棒呢!

      “金,有什么事?”格瑞背对着金在一旁的书桌上翻找着

     “什么嘛,被发现了啊....诶,话说格瑞你的床好软啊!”金本来的计划落空了,他想了想算了,估计自己现在身上也有着什么味道吧...不过是什么呢,金想着就拉起自己的衣服闻了,在发现只能闻见淡淡的一种略甜的味道之后就放弃了...真的不知道啊。

      然后就向后躺去,放任自己躺着格瑞的床上。床很软,躺上去很舒服....于是金下意识的对格瑞说你的床好软啊...其实,也很好闻,让他感觉很安心。

       格瑞也恰好找到了被自己开始夹在书里的门票。于是回头便看见这样的场景。 金躺在他的床上,侧着身子看着他这边。帽子落在了离他脑袋不远的地方,柔软的金发露了出来,杂乱无章的贴着床单。小小的一只,对着自己笑得甚是开心,似乎躺在那儿让他很舒服一样...格瑞只是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一锁,有种冲动,收拾着躺着自己床上,还散发着愉悦信号的小家伙。但是他还有理智在告诉他,不能那么做,会吓到金的。

      “起来。”格瑞走到床侧面,直视着金的眼睛。

      “等一下好不好,格瑞的床很舒服啊。”金说这话时还微眯着眼睛,滚了几圈,然后又滚回来。继而看着格瑞的眼睛,那里面是紫色的海洋,感觉在有什么在涌动。

       “票,我要去演唱会那边了。”格瑞看着这个完全不自觉的家伙,他觉得自己的忍耐也是很尽力了。毕竟这家伙在自己的床上滚过去滚过来,头发真的乱糟糟了,而且衣服那些也略是松动,还拿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样啊,好的。”金也连忙翻身坐起来,金也不是真的傻。他感觉到了空气中信息素的变化,格瑞本来比较平和的味道突然变浓郁了,带着躁动,不停地围绕着金。金感觉到一点点异样,脸好像红了.....

      金站起来,拿了票,扫一眼。格瑞对他真好,还是单独的VIP室的呢。金拿起帽子戴上,把漏出来的发丝系数收好,然后出来发现格瑞已经在门口等他了。

      “一起?”格瑞问金

      “好啊好啊,反正自己下午没事啊。”金说着边将口罩戴上。

     金跟着格瑞上了车,格瑞提醒提醒金系好安全带之后,发动了车子。金难得安静下来,格瑞用余光看见,金好像对自己车上的什么都很好奇,不停地看着。也是,这车经纪人才帮他买不就,而金和他也很久没见过了。

     “金,待会在后台你不要说话。”格瑞提醒着金。

    “好的!”金也明白他最好不要说话,不然被认出来了,会被紫堂抓回去的。

     “以及...要是他们问你什么奇怪的问题更别回答。”格瑞中间停顿一下才接着说。

     “奇怪的问题?”格瑞知道什么?

     “...”

     “格瑞,你告诉我嘛”

     “...”

     “告诉我啊”金看着一手换档,一手掌控着方向盘的格瑞。

     “你现在身上有我的信息素的味道。”

      “诶,有吗?有吗?”金就像一只小狗一样拉着自己的衣服又在那闻来闻去...

     格瑞没有再回答了,他真的什么的都不知道啊...只愿这个家伙到了之后能谨记自己的话。

     金把帽檐压了下来,只能微微看见格瑞的脚。格瑞看金这个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牵起金的手,引着他,怕他摔了。

    他们就这样一路走去了格瑞的休息室。

    “诶,瑞哥,你来了啊。”一个男声响起

    “嗯。”

    “这位是....?”金能感觉到那个人似乎在打量着自己。

    “化妆师到了吗?”格瑞并不打算回答,反而是问了他另一个问题。

     “到了到了,在里面呢。”那人也没再多问,就算不说。难道还不明显吗?格瑞,圈里出了名的洁身自爱,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和人肢体接触。更何况,这个人身上的信息素里似乎夹着来着其他人身上的味道...就像格瑞身上那种...以及刚才瞪自己那眼神...好的好的,知道这是你的人,咱不看了。

     “嗯。”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