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长长戚

这里长戚/烽火,失踪人口。
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欢迎勾搭。
感兴趣的东西见主页。

【安雷】一发完系列

个人集合

以为自己是单箭头的双箭头
补作业系列x

——————————

“喂?”安迷修接起电话,雷狮给他打电话,准没好事。

“啊...安迷修啊,今天晚上来我家吧。”雷狮明显还带着困意的声音撞进安迷修的耳朵里。等等!晚上??还去他家!?

安迷修没有说话。

“然后我们一起写作业吧...一个人太无聊了...”雷狮似乎翻了个身,安迷修听见布料摩擦的声音了。他就知道....补作业吧 ...后天都要回学校报名了好吗!

“所以你为什么不这会儿写?”安迷修忍了忍,问道。

“喔,准备和他们开黑啊。”语气相当的理直气壮。

安迷修感觉到自己想弄死雷狮的心情,随后雷狮挂了电话。

什么啊...白期待,等等!安迷修你在期待什么啊!!!算了,单相思而已...啊,青春期幸福的烦恼吗?...算了吧,就雷狮那样的人,幸福还是算了吧...总是使唤自己,总是让自己下不来台...可是,谁又让自己喜欢他呢...

少年想着站起来动了动身子,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他带点吃的吧,不然那个人又要叫乱七八糟的外卖了。

遇见喜欢的那个人时,就像清晨的太阳升起一样,自然而又温暖。

把给雷狮准备的吃的打包好了之后。安迷修想了想还是没有带上自己已经写完了的作业,本来就是陪雷狮的,不能助长不好的习惯。于是,安迷修出发了。

安迷修敲开了雷狮家的门,开门的是保养得很好的雷夫人。

“啊,小安啊,快进来吧!”美丽的夫人看见安迷修笑得一脸开心,然后回头向楼上说道:“雷狮!还不出来!人家小安都来了!”超级凶。

安迷修乘着雷狮母亲背对着他,耸了耸肩,母亲这个概念他是很淡的,但看上去也不错。就是有的时候有点凶。

“啊...你来了,上来吧。”雷狮顶着睡翘了的头发在二楼探出一个脑袋,看了一眼安迷修,随即转身回去了。

“啊,雷狮,你还不回答我了!听见我说话了吗?”雷夫人有点被气着了,这个儿子怎么那么不听话啊!

“知道了知道了”雷狮的声音传来,明显就是敷衍。“阿姨别生气啊...”安迷修习惯性的说了一句,然后熟练地上楼去了。

为什么会熟练?因为安迷修总是被雷狮以各种理由叫来,什么打游戏啊,题不会做啊....你明明排名在我前面好吗....还有更干脆的,我无聊。总之就是各种理由各种折腾。

安迷修推开雷狮虚掩着的门。被主人随手扔在椅子上的外套,开着的电脑,以及放在书桌上贼高的一堆书。天哪...雷狮不会根本没写过吧。

雷狮继续半躺在床上打游戏,完全没有注意到安迷修去翻他作业了。

“雷狮...你怎么一个字都没写啊!”安迷修看着这被养着白白胖胖的作业,他觉得他好像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被安迷修突然增大的声音吓得手一抖,一个技能打歪了,然后就看着那个残血的家伙往窝里跑。雷狮有点恼火了,操纵着角色就去追那个残血的家伙,第二技能冷却时间结束,一招干掉,赢了。雷狮把手机往床上一抛,说:“啊,所以叫你一起来补啊。”那语气就一个词,理直气壮。

“雷狮,这是你的作业...”

“啊,我知道。”

“所以...”

“我一个人写不完。”

“这是你的作业!你自己写,我陪着你就是。唉,雷狮你放下手机!”安迷修看着又想去拿手机的雷狮,连忙出声制止。

雷狮还是拿起了手机,看了看发现没电了。只好放弃了再打一局的想法,翻身起来找充电器。安迷修看着给手机充好电的雷狮,一脸不情愿地走过来,坐在桌子边上。

安迷修把手中给雷狮准备的吃的,放在雷狮面前。

“这什么啊?”

“给你带的吃的...我估计你没吃早饭。”

“你不会想趁机毒死我吧?”雷狮一边打开食盒一边说。

“那你别吃!”

“不,我饿了。”不吃白不吃,没理由放弃送到嘴边来的食物。

雷狮嘴里塞着东西,漫不经心地嚼着,安迷修做的东西味道是不错,就是不辣,无论自己怎么说安迷修就是不肯放辣。

安迷修随手拿过雷狮一本数学练习册翻动,看来还是做了一些的。可能题太简单了吧,很多就只有干净利落的一个答案。有些难一点的题则周围就是密密麻麻却杂乱无章的草稿。确实是雷狮的风格。

雷狮吃完之后把餐盒放在一边,他知道安迷修待会要带走的,他也记得安迷修每一次给自己带吃的都是拿这个装的。

“哎呀,小安,果然你在雷狮就会好好学。话说,雷狮,今天晚上我和你爸去x市那边参加一个活动,你自己一个人在家注意点。”雷狮的母亲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两个人背后,安迷修竟然被吓得抖了一下。

“嗯...好...”雷狮疯狂地憋着笑,哎呀,还被吓着了,这个傻子。

“阿姨,你们路上小心。”安迷修瞪了雷狮一眼,随即微笑着看向雷狮的母亲。雷狮的母亲很受用的点了点头,走了。

车的影子很快不见,起身的雷狮看着他父母的车消失的方向。没有说话...过了几分钟,雷狮开口对安迷修说道:“今晚留下来陪我一下。”

“啊...?”

“我一个人。”雷狮扭头没有再看窗外,兴致不高地坐回了桌子边,竟然拿起笔开始对付英语作业。

安迷修看着雷狮这样子,好像明白了什么,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一个人,难免会太空荡荡了。他知道雷狮爸妈经常外出,而雷狮的哥哥也是常年不在家。好吧,陪他一下,正好监督他写作业。

“我打电话给我师傅说一声。”安迷修是个孤儿,被现在的师傅养大,一个老年人,不容易。

雷狮看着安迷修起身出去的样子,嘴角有丝丝微笑,无声吐出两个字:傻子。

安迷修再回来时,雷狮依旧安安静静写着作业,只是雷狮那黑色的小的橡皮圈把刘海扎起来,露了白皙的额头。安迷修觉得雷狮这样超级可爱,危险的思想!安迷修连忙坐下来,发现自己刚才看的数学题上有些勾勾圈圈的痕迹,“雷狮这是什么?”

“有些不大会的,你帮我看一下。英语做完了,我好写数学。”

“嗯...这样啊,师傅说没问题,让我们两个自己小心点。”

安迷修帮着雷狮做了那么几大页之后突然意识到哪没对....“雷狮你耍我啊!!!”

这些题雷狮怎么可能不会!雷狮揉了揉靠近安迷修的左耳,“小点声,耳朵疼...你怎么知道我会啊。”雷狮压根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写着手下的英语单词。

安迷修忍了忍,算了,偶尔破坏一下准则也不是不可以的。嗯,下不为例。

雷狮余光看见继续写作业的安迷修,嘴角勾起,手上的速度又加快了。其实,这样的话补作业也不是很痛苦。

雷狮做了四分之三的英语时,安迷修已经有要把数学做完的趋势,天渐渐暗下来了。没办法,这两科作业最多了。

“安迷修我饿了。”雷狮说着拿手里的笔去敲安迷修的手肘,被打断思路的安迷修看了看时间发现才过去两三个小时。

“雷狮...这会才五点...你两点左右才吃了。”

“可本大爷就是饿了啊。”

“好,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安迷修认命地站起来,刚走几步倒了回来,“等等,你家厨房在哪?”

“下楼左拐。”雷狮舒展一下筋骨,看着那人走出了房间,脸上是满足的表情,他对于安迷修的听话很是满意。

大概二十多分钟之后,安迷修端着一碗比较清淡的面回来。雷狮看着自己面前这份清淡的面,他认了,但是味道意外地不错。胃很快被温暖的东西填满了,胃里的巨疼得以缓解,雷狮满足地把吃完了的碗推向一边,脸上甚至有着笑意。

安迷修在雷狮放下筷子的时候就放下了笔,之后当然拿走了碗,将其清洗了。

本来是和谐的补作业时间的,但是大概晚上七八点之后就不正常了。当时两个人吃了晚饭之后,当时安迷修就在怀疑雷狮的胃怎么长的,消化特别快。雷狮被安迷修压着写作业的,可当安迷修算完一道题之后抬头去扫了一眼雷狮,发现人已经坐着睡着。

雷狮手里握着笔,笔尖已经在作业本上跳舞了。而那个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像小鸡吃米一样。雷狮平时看上去棱角分明的线条也柔和了下来。然后雷狮的越来越贴近书本,安迷修看着就觉着好好玩,做了那么长时间的数学,安迷修的脑子很混乱的,这时看着这样的雷狮,安迷修有种恶作剧的心理。

安迷修翻翻找找,发现了其他的小胶圈,嘿嘿嘿。安迷修绕到雷狮的身后,轻轻地给雷狮扎上了第一个小揪揪。雷狮的发质不软,或者说是有些许扎人,就跟主人的脾气差不多。最主要的是,这样的话小揪揪就是立着的了!!安迷修特别开心的继续给雷狮扎着小揪揪,而雷狮已经趴在桌上睡得死死的,期间雷狮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橡胶圈扎完了,雷狮也变成了小刺猬。

皮完之后的安迷修看着那个熟睡的人,倒也是满心欢喜。想着这样睡不舒服,所以,安迷修讲雷狮拦腰抱起。他发现雷狮很轻,靠在他身上的肩膀都勒得他痛,而腰线对于男孩子来说也太过纤细了,两条包裹在紧身的牛仔裤里的腿也诉说着它主人有多瘦。安迷修将雷狮放在床上,拿过凉被给他盖上,夏天虽然较热但是不盖盖还是容易着凉。

安迷修认命地坐回去写作业,虽说他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想着雷狮眼下的黑眼圈,他觉得自己偶尔熬一次夜也没什么,不过一会就感觉背后凉嗖嗖的。难道有......他僵硬地缓慢地转过头去。

......诶,你个雷狮,你什么时候摸起来开的空调啊?但是看在这个人好好盖着凉被的份上也就算了,安迷修继续了手上的工作。本来熬夜写作业安迷修已经觉着脑子不太舒服了,这空调一直飕飕地吹着,安迷修终于忍不住去找遥控器然后关掉了它。

“...热...安迷...修......把空调打开...”结果睡在床上的雷大爷被热醒了,在那直哼哼。

好吧好吧,祖宗我遇见你了。于是,安迷修只好认命地打开了空调,凉风飕飕,雷大爷安静了下来。

凌晨两点,安迷修的脑子里忍不住开火车了。告诉他,他为什么在这里写作业?!而且还是雷狮的作业......然后雷狮还在睡觉!!!安迷修还是继续做着这些题,他做不出把雷狮拉起来的事,他要睡就睡吧。作业而已,还有两科了。

房间里雷狮的呼吸声,笔尖滑过纸的声音在安迷修耳里碰撞。安迷修感觉眼睛涩涩的,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闹钟,三点了吗......还有一科。

终于大功告成,安迷修舒展了一下疲倦的身体,此刻已经是凌晨五点二十五分了。起身发现雷狮依旧睡得很好,只是那人已经把被子踹出去了大半截,大部分身子没有盖着。安迷修把那被雷狮蹬得乱七八糟的被子扯过来给人盖上。雷狮在拉扯中醒了,“安迷修...?被子那边还有一床,你自己盖着睡,别抢我的。”说完又闭上眼睛睡去。什么啊,以为自己要抢他被子吗?

安迷修拿过另一床被子,斜着身子在床边躺下,本来还想挣扎着要不要靠雷狮近一点的,但是他真的困极了,沾床即睡。

大概早上八点多,雷狮被饿醒了。他看着睡在自己床边离自己有点距离的安迷修,先是一愣然后一脚踹了过去。安迷修被摔地上,不得已地醒来,整个人都还是懵的。“安迷修,你不是给我说你总是六点半起床吗?起来啊,都已经八点半了。”雷狮说完还打了个哈欠。

安迷修,一个平时遵守健康生活作息,一个总是记得好好吃早饭按时完成作业的好孩子。此刻,在睡下去只有大概三个小时的时间后被自己喜欢的人踹到了地上。

从不骂人的安迷修从嘴缝了挤出了几个字:“雷狮...你特   么的去死吧!”

然后气愤的裹着被子就那么原地睡下了,而且还很快睡着了。雷狮顶着小揪揪坐在床上,表情有点滑稽。看着安迷修的睡颜,雷狮鬼迷心窍地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凑近拍了下来...等等,自己在干什么!?

不过,的确很好看。

阳光打进来,照在那个睡在地板上的少年脸上。

今天依旧是和平的一天呢。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