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长长戚

这里长戚/烽火,失踪人口。
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欢迎勾搭。
感兴趣的东西见主页。

#澄羡# 教官笔直的

看清cp,澄羡!澄羡!澄羡!
谁ky 打爆谁的小脑袋喔。
我没有掉,就是懒,发一篇文证明我还活着٩( 'ω' )و 其实说真的,我觉得我不太满意这篇文,总觉得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个人集合
————————————————

别人的连队里是相貌平平之辈居多,巧了我们也是。但是就在这平凡之辈中我们班有一个人真的是特别优秀了。

此人姓魏,名婴,字无羡。这位魏婴算是不折不扣的大帅哥了,一米八几的个儿,长相本就上乘,还整日带着笑容。小迷妹是真的多。军训服嘛,大家穿着都是松松垮垮,硬是将各位平日里的帅气和美丽折去了大半。而魏婴同学又把衣服穿出了一股别样的气质来,整个人都散发着懒散二字。

说完魏婴,就让我们来说说另一个重要人物吧。江澄,我们连长,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男人,整日压着个眉,活像欠他钱一样。

说真的当时教官们排着队进来时我已经察觉出了点点异样,原本站在我后面和男生们打闹的魏婴一下安静了,手按在我肩上向前探身子,似乎确认着什么。当时我听见他说了两个字,我一时没听清还以为是错觉呢,如今想来只怕是阿澄二字。怪我,怪我没有早些发现这些细节。

连长走着正步过来的,身后跟着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也是我们副连。副连什么的真的不重要,我想和你们说的是连长和魏婴。

对了,关于魏婴同学,我怀疑他是真的有多动症。第一次开班会就从中间坐到后面,最后又从后面差点坐到了窗台上去,我们的辅导员蓝启仁气到指名道姓地骂他。而魏婴同学呢,继续嬉皮笑脸地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完全不为所动。

咳咳,不好意思说偏了。当时周围的教官都到位了,周围的女教官已经开始扯着嗓子训话了。我们的教官才走到我们面前停下来了。训练有素的他们停在了我们面前,长得帅气的男教官也就是我们连长,他说:“我是你们的教官,我姓江。你们可以叫我江教官,也可以叫我连长。我是一个很重视纪律的人。如果,你们中间的人有谁要恶意破坏纪律的话,我会让你们又爽又难过。动!谁让你动的!动可以,打报告!“他这话说的时候一直盯着一个地方的。

大家也知道,教官总喜欢抓一两个出头鸟当军训的乐子。于是,疑似有多动症的魏婴同学果然成了连长的重点关注对象。

“向右转!”连长面无表情地下令,大概一秒以后破功了,“魏婴,你左右不分吗?!笑,有什么好笑的!再笑的出列!”一大片人使劲紧闭自己的嘴,唯恐出列做额外的运动。

“魏婴出列!”    
“是!“魏婴倒是笑得大方地站出来,那时候我听见了让我表情失控而被副连警告的一句话。魏婴同学站出来时说了一句:”我想你了。“

这句话让我的脸部表情失去管理能力。

然后我看见了连长表情的扭曲,于是我听见连长说:“长本事了是吧!你最近皮又痒了对吧?行,来,这里。”魏婴同学果然被罚蹲了。本来以为他会偷奸耍滑的,结果魏婴还真地乖巧地蹲好了,直到我们学完了齐步走才让他站起来。腿麻了,魏婴同学站起来都是晃的,就在这个时候连长伸手去扶了他一下。
于是,魏婴笑了,说:“谢谢连长。”  “再嬉皮笑脸你给我练端腿。”连长脸色都没变说了这句话。魏婴连忙从善如流地闭上了嘴。

休息时,连长按要求教我们唱歌。都是些带着爱国主义的军歌,歌唱好了。班上的同学开始嘻嘻哈哈地说话,魏婴坐在我身后叫住了连长,连长站在我旁边然后蹲下。

“连长,晚上下训之后有空吗?“我听见魏婴同学如是说到。
然后我听见连长一句压制着但明显很生气的一个字:“滚。“

我对于这些信息量有点手足无措,你让我觉得魏婴同学对连长是兄弟情是不可能的。但是,连长那直男样让我觉得魏婴同学是真的惨,喜欢的小哥哥直成这样。

然而当天晚上我就被事实给了一巴掌,有的人虽然看上去直得不能再直了,但其实已经弯成蚊香了。

那天晚上也怪我,大晚上不睡觉帮副连跑腿处理一份报告。于是本该在寝室洗澡的我走在路上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其实在灯光下我还没看得实在,只是隐隐觉得那身影有点熟悉。直到下一秒我就听见某人笑着的声音说:“阿澄,吃吗?“

魏婴,这声音绝对是他… …我就看见魏婴举起手里的冰淇淋,然后走在他身侧的人低下头含了一口,那侧脸是连长呀!!!就在我试图消化这一幕时,我看见了更让我当机的一幕。我们平时平时看上去直得不行的连长直接亲在魏婴同学的嘴上。

而我也是吓傻了,直接站在那看着这虐狗的一幕。直到连长最后牵着魏婴走掉,我都还站在那。

直到第二天,我再看见魏婴时我没忍住脱口而出:“魏婴,你是不是有对象?“ 魏婴听见我说这话后笑了,说:”对呀。“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问这句话,但是我从魏婴笑着的神情里看出来幸福两个字。

军训最后我们知道了,连长他们都是我们的学长学姐,于是最后两天相当于是大家娱乐的时间。于是我们连和其他连一起玩游戏,隔壁副连提议说玩真心话大冒险。然后在魏婴同学的带头下游戏渐渐推入高潮,我们副连终是没逃过被我们连一个小哥哥抱起来的命运,两个连队哄笑成了一团。

又是一局新的游戏,两个瓶子被抛过去抛过来,就在哨声停的一瞬间瓶子也不知道是谁被一抛后稳稳掉在了连长的怀里。我看见了连长瞬间懵逼的表情,随即我后方的魏婴同学跳着就起来:“连长,你看!“他手里拿着另一个瓶子的。

在一片起哄声里,连长似乎打算混过去。“连长,你和魏婴就进行那个飞起来的抱抱吧。最近挺火的那一个,对对对就是她们做的那个动作。”一个女生提议到,她指着一旁正在做这个大冒险的两女生说到。

“这个…换一个吧”我看见连长耳朵上有了绯色。
倒是魏婴同学自觉地跑到另一边大喊了一声“连长!”我看着阳光下那一个穿着军训服的少年笑得明媚,他弯下腰给连长敬礼之后,抬起两只手在头上比了一个大心心,然后跑向了那个僵在原地的人。

连长在魏婴跑向他时连忙微微蹲下了身子,最后那个少年带着笑声扑进了他的怀里,双腿自然盘上他的腰际。他把他抱得紧紧的,就怕一个不注意把他带出去了,要是真这样还是抱着他摔吧,至少自己可以当肉垫,江澄这样想到。

周围的人起哄声很大,在众人的哄笑中魏婴自然地站直了。我看见连长弯下腰捡起魏婴刚才掉了的帽子似不在乎地仍给了魏婴,魏婴接着之后笑着和连长说着什么,连长的耳朵更红了。“我感觉我吃了狗粮是怎么回事???”我旁边的女孩子推我一下之后悄悄咪咪地给我说了一句。小可爱不是感觉,这特么就是一碗巨大的狗粮好吗?

最后的最后我都没敢给我那一群玩的好的狗子说那一晚的所见所闻,就怕连长哪天一脚踹开寝室门让我滚出来。结果!!!!!!!!昨天晚上,魏婴和江澄的空间里同时发了说说,两个人靠在一起的,以及握在一起的手。当时空间就炸开了锅,甚至还有人问连长是不是又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然后我在连长空间看见了一句话:请尊重每一个人的决定,喜欢这事说不清理不出对错。我喜欢魏婴,可我从来没让你提议我的看法。所以,请自重。

是的,喜欢一个人和第三者其实没什么关系。于是我拍了拍坐在我旁边的一张床的狗子说:“你知道吗?我看见过连长和魏婴约会…”于是又炸开了锅。

最后的最后连长没有来踹我们的寝室门,但是他后来推开过我们班上自习课的门。为了陪魏婴上自习课,不然待会魏婴又要偷溜了。

评论(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