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长长戚

这里长戚/烽火,失踪人口。
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欢迎勾搭。
感兴趣的东西见主页。

金没想到高考会考回来一个男朋友#一发完。

个人集合

嘉金。

梗源自高考完第一天和朋友几个瞎扯淡的结果。对了,我高考完了。

可能存在ooc

————————————

“嘉德罗斯,你违背了我的指令。”丹尼尔的指尖敲着桌面。

“可是追回了那批军火不是吗?结果是我对了。” 嘉德罗斯极其猖狂地笑了,嘉德罗斯从来都是铁狼特种队最锋利的刀刃。

“军人就应该服从命令!”

“丹尼尔,听从命令是弱者的自我保护。而我不需要。” 嘉德罗斯皱了一下眉。

“上面给了你一个将功赎过的机会,去替补一下高 考的执勤特 警。” 丹尼尔淡淡地开口,继而喝了一口茶。

“不去。” 似有些惊愕,但他不可能会去。

“那好,恭喜你放假了。半年以后再回来,期间大大小小的战役活动你都别去了。” 丹尼尔无所谓地开口:“你也知道,安迷修能力不比你弱几分,而且他还服从指挥。”

“... ...我去。” 嘉德罗斯脸都快黑了,这什么破烂玩意事啊,安迷修那个后辈他不认为能强过他。但半年碰不到枪,那不得要了他的命啊。

“那辛苦了,权叔和你一起,负责监管你的。” 丹尼尔示意嘉德罗斯可以出去后也就不再理他了。

嘉德罗斯两天后站在某考场大门门口时都没清醒过来,他作为铁狼特 种队最好的特 种 兵,此刻站在这门口看着这一群小孩就觉得难受。更让人 火大的是,权叔让另一个特 警 持 枪,就是不让嘉德罗斯碰 枪,这不是折磨人吗?

嘉德罗斯,一个一米九的男人,站在人群中就是鹤立鸡群。问题是他还那么帅,这又是文科考场,于是乎公交车还没停好,车上众多女生已经开始在闹腾了,门一开冲着就出来了。都为一睹小哥哥帅颜,然后试图引起小哥哥的注意。

可惜了,嘉德罗斯本就不喜这个差事,也不喜欢撩妹子。所以当一米九的嘉德罗斯平视前方后,世界干净多了。

为此权叔还笑嘉德罗斯:“小嘉啊,要注意看人群啊。” 声音里明显带着浓浓的笑意。

得,他觉得丹尼尔是故意的,论格斗他就是打不过权叔。

一米九的嘉德罗斯站在那高冷极了。忽的,嘉德罗斯感觉有人拽他的衣袖,一下两下... ... 没办法,低头发现一个小小的男生,估摸着有一米七多一点吧。但真的是小小的男生,而那个男生正仰着头看他 ,男生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极了他们头顶上的天空。

“什么事?” 嘉德罗斯虽不喜欢这样的差事,但其实他骨子里还是一个爱国爱民的军人。

“那个警察叔叔,你知道009考场在哪吗?” 男生开口,声音里是青春期少年独有的气息。

“谁是叔叔了?”他也就20岁,叫谁叔叔呢?

“喔...那警察大哥?” 男生想了想,试探性开口,眼神里有点希冀。

“...” 他想一下拧死他,真的。

“嘿嘿,小朋友,他不知道,你进去看那边吧,里面有图示的。”权叔看不下去了,觉得再这样下去,嘉德罗斯就要动手了。

“啊,我还以为他们什么都知道嘞,原来还有不知道的啊,谢谢大爷啊!” 男生笑了,挥了挥手,跑了进去。

“... ... 小嘉,我很像大爷吗?” 权叔沉默了一会问道。

“像。还有叫我嘉德罗斯。”

“... ...”

当嘉德罗斯视野中的第二十只麻雀飞过去之后,语文考试终于结束了,一群学生涌了出来 。嘉德罗斯瞟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又来了,这些渣渣真的是烦死了。

“嘿!!嘿!!” 一个人在嘉德罗斯面前跳起来,右手举起来挥动着,嘉德罗斯垂眼发现是早上那个少年。

“干什么?” 还是蔚蓝色的眼睛,里面有着喜悦。

“我叫金,甲光向日金鳞开的金!你叫什么名字啊?” 少年真的是天生的自来熟。

“... ...” 嘉德罗斯看着他一言不发。

“你这个人什么情况,怎么不说话啊,姐姐说过别人告诉你名字的时候你也应该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啊!” 叫做金的少年有点不高兴了,或许是因为天气热吧,脸上有一点点的红。

有点可爱。

“嘿嘿,小家伙,这不符合他们的规定。” 权叔笑呵呵回答道。

“大爷你可什么都懂啊!” 金完全没有觉得哪不对。

“你叫我权叔吧,你叫金是吧?” 大爷这两个字再次蹦出来时,权叔感觉头都大了。

“好的,权叔!” 金笑着,站在嘉德罗斯旁边,感受着那火辣辣的太阳,似忘了嘉德罗斯不理会他这个事又问道:“你们不热吗?捂得这么严实?”

“还好。” 嘉德罗斯声音不大,但轻轻敲击着金的耳膜。毕竟之前也去过赤道等地开展打击恐 怖 犯 罪活动,这点温度真不算什么。嘉德罗斯看着人群的一个方向皱起了眉。

“辛苦啦!我姐姐来啦,我走了啊,下午见!” 金笑着跑向一个走向这边的金发女子,嘉德罗斯出色的视力注意到那个女子也有着蓝色的眼瞳。

下午金进考场时笑着和嘉德罗斯还有权叔打了招呼 。嘉德罗斯看着那个身影隐于人海后再把目光放向人群。

又是两个小时的无聊时光过去了,考生们又一蜂窝地跑了出来。嘉德罗斯站在那,忽然迈开了包裹在黑色的制服里的长腿。他走动时,人群下意识的避散。也多亏这样,嘉德罗斯才能顺利地一把拽住一个男子,将其按在地上,哐当一声,一把十多厘米长的刀从男子的长袖里掉落出来,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眼的光。

男人还想挣扎,嘉德罗斯加重手上的力道,并且开口:“你最好别动,不然直接废了你。”这就是威胁。

周围人群炸开了锅 ,他们没有听清嘉德罗斯说了什么,只看见了那边反着光的刀。之后男子被带走了。

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门口那个帅气的特 警小哥哥把男人按倒在地的一幕,特 警脸上写满了认真以及自信。身穿制服已经够吸引人目光了,更何况还那么的正直且帅气。

真的很帅。

金待人群离去一些之后才得以挤到嘉德罗斯身边,然后又开始叽叽喳喳个不停。在嘉德罗斯听来就觉得这小子很蠢啊,数学,那玩意难吗?为什么听他说的,感觉数学原来可以这么难。嘉德罗斯当年高 考数学145的人。至于少的5分就是因为 涂最后一个选择题时笔芯没了,嘉德罗斯懒得借,所以就那样了。

当金姐姐来时,金又快速地跑开了,然后抱住自己的姐姐 。

嘉德罗斯看了看,收回来目光,还有一天就解放了。

那一天晚上,嘉德罗斯做了一个梦,梦里有金发蔚蓝色眼睛的男孩 看着他笑得一脸灿烂。

6月8号,高 考第二天,嘉德罗斯依旧没有摸到枪站在门口。但也不是太难受,他在等人,等那个叽叽喳喳的少年。

金很晚才到,似乎是睡过头了,头发还反翘着,连招呼也没来得及打就冲进了考场。嘉德罗斯感觉到了失望。

嘉德罗斯从来不是一个不愿直面自己的人,他想要什么他都很明确。

比如此刻他想要这个叫做金的少年。

十一点半文综考完了,金随着人群走出考场。他很自然地站在了嘉德罗斯身边,嘉德罗斯心想小麻雀要开始说话了。果然,金一站在那里就开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一会嘉德罗斯就知道他真的睡过头了,以及为什么睡过头了,还有路上遇见了几个红灯。

金难得住口。嘉德罗斯说:“电话号码。”

金先是一愣,然后报出十一位数字。不过随即就说了一句:“我是大陆的电话号码啦,别数了十一位数啦!”

嘉德罗斯低头看着他 ,没有说话。金在那人鎏金色的眼瞳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这个人眼睛怪好看的嘛,发现姐姐来了之后金就像脚底抹油,溜了。

待金走后,权叔开口道:“小嘉,这不符合规定,你最好不要做什么。”

“规定?这种东西对我没什么用。”在嘉德罗斯看来规则就是拿来打破的。

坐在车上,金两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自己怎么心跳得那么快啊??

下午是最后一场英语,金早早进场。 英语还有半个小时结束时就有人陆陆续续的出来了,有些胆大的女孩子还上前询问嘉德罗斯的姓名或者电话什么的。

而嘉德罗斯一个眼神也没给她们。

金是时间到了之后再出来的,金还是站在嘉德罗斯旁边说着他内心极其丰富的活动。嘉德罗斯听着也不搭理他。金的姐姐来了,金看了看姐姐没有马上跑过去。

而是转过身来,对着嘉德罗斯认真地说道:“这次要说再见了。其实你们真的挺辛苦的...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 哎,以后也不会见到你了吧,不过你可以记住我叫金。再见啦!还有权叔再见。” 金往姐姐的方向走去。

“再见小朋友。”权叔笑了

“我以为你会做什么呢。”权叔开口说道。

“会的。”嘉德罗斯不知道在回答谁。

6月9号,晚上21点,一个陌生的号码在金的屏幕上出现。金接起来:“喂,你好,请问哪位?”

“金,我叫嘉德罗斯。”电话那边的人开口的一瞬间金有一种感觉,是他。

“我认识你吗?”金笑着,声音里带着雀跃。

“不认识,但是我上司告诉我你差一个特种兵的男朋友。”电话那边的男人低低地笑了。

“你不是警察吗?!”

“铁狼特种部队队长,你男朋友了解一下?”

“等等特种部队??还有谁是我男朋友啊?!”金感觉自己的脸肯定红爆了,因为感觉好烫啊!

“我啊。”

铁狼特种部队里,嘉德罗斯是最锋利的刀刃,但恐怕也是说骚话最顺的一个队员了。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