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长长戚

这里长戚/烽火,失踪人口。
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欢迎勾搭。
感兴趣的东西见主页。

【雷安】纹身

个人集合

这个梗来着空间转发,太戳我了!所以写了!文中卡米尔想的话就是原说说里的。

如果侵权请马上联系我,我立刻删!

————————————————

“又要走?”雷狮在和安迷修缠 绵时问道,安迷修眼神里有了一丝清明,沙哑的声音回答道:“对啊...明天走。”

雷狮没有说话了 ,吻上了早已充血的唇。

第二天早上雷狮醒了的时候,被子里只有余温了。坐起来发现安迷修背对着他正在整理自己身上的便装, “安迷修...这么早?”

“雷大少爷,这会十点了。” 安迷修有点无奈了。

雷狮身体前倾,揽着安迷修的腰往自己怀里带。安迷修腰酸是一方面,但是他也明白雷狮偶尔有股黏人劲。雷狮轻轻的扶过安迷修的脸给了一个他一个吻,还想加深时安迷修却推开了。

“我下午一点都要走,别闹,起来吃饭吧。” 说完红着脸亲了亲雷狮的额,起身出去了。

该死,为什么他休假时间那么少?

安迷修是个军人,据说职位还不低,具体什么雷狮不清楚,他没兴趣多问。

他和安迷修是在安迷修读高中时在一起的,那时雷狮大学;雷狮自己开始创业时,安迷修进了军  官学校;雷狮成为Z国富豪时,安迷修成了职位不低的军 官。

而自安迷修进入军  官学校开始时 ,他们就聚少离多。比如这次安迷修的回来停留时间就两天,而这也是安迷修这四个月来的唯一休息时间。

雷狮坐下来,面前的果然又是小米粥、蛋、还有一盘绿油油的菜,真养生。

“这次我有任务。” 安迷修坐下来后淡淡地说。

“又去那个国家出差?”

“战争。M国发生战争,国家这边同意支援。毕竟我们两国紧挨着,所以这次是上前线。” 安迷修拿眼睛去瞄雷狮。

雷狮喝粥的手顿了一下,“平安回来。” 然后夹起一片菜放到嘴里。

“好。”

中午十二点半雷狮开车送安迷修去机场,下车前安迷修拉着雷狮的领带给了他一个吻 。“走啦,雷总~”

“嗯。” 雷狮笑了,安迷修这个人其实玩心也大。之前有人看见过他俩,那个人后来问:雷总,这是你包养的小白脸?  安迷修当时就嘴贱来了一句:雷总,我想你了。然后就床上聊了。此后安迷修时不时就抽风喊雷总。

这可不一样,他们是领了证的。 雷狮看了看安迷修隐于人群中的背影,吻上了无名指的戒指,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雷狮的秘书疑惑地扶了一下眼镜,总裁怎么突然对M的战事上心了?算了,能加工资就好。嗯,Z国派往M国的军队被当地武装势力攻击,失去联系... ...秘书念着,复制好发给了总裁。

雷狮第一次砸了办公室的东西,秘书大气也不敢出。他们总裁虽算不上脾气好,但也是一个情感收敛的人,砸烂东西这一点都不像他们总裁会做的事。

安迷修,你说好的平安回来呢?

第二天,Z国部队无法联系。

第三天,Z国部队依旧失联。

第四天,Z国部队全体士兵确认为国捐躯。

安迷修...你不是最讨厌撒谎吗?那为什么你还骗我?

雷狮那一天把办公室砸得稀巴烂,谁进去就让谁滚。没办法 ,只好叫来了还在读大学的卡米尔才让雷狮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办公室好不容易弄好了,晚上又被砸了。

在被砸之前雷狮看见了一份电子邮件,发给他私人信箱的。他点开:

  雷狮:
           你看见这份信时,我已经死了。
          这或许有点难以面对,但是当军人的大多都是这个下场。我早就知道的,也准备好了。倒是你,我放心不下。
          你要吃早饭,少喝酒,幸好你不抽烟了。对了,不要再淋雨了,照顾好自己。最后我也少说点,怕你又嫌我啰嗦。
          雷狮,我爱你。
                                                     安迷修绝笔


最后还是让卡米尔来才制止了雷狮的暴行。

“卡米尔...安迷修....没了...” 那是卡米尔第一次看见那个男人眼睛红了。卡米尔低下头没有说话,他又能说什么呢。

雷狮开始靠酒来麻痹自己,但他也不去酒吧。就自己叫人送酒到家里,一罐一罐地喝,一箱一箱地喝。直到喝进了医院,才消停了下来。

醒来时看见卡米尔坐在那,他说:“我没事,别担心了。” 卡米尔看着他,没有说话。

雷狮出院了,一切正常,好好上班,按时回家。一切都过得太井然有序了,卡米尔虽然看着着急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该去打破雷狮这个虚假的平静。

雷狮似乎一切如常,只是有一天下班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纹身店。

纹身师问他:“你纹什么?”

“安迷修。安稳的安,迷局的迷,修养的修。”

“纹在哪?”

“脖子上。”

于是雷狮的脖子上那三个字就那样出现了,很多人猜测但却没人敢询问。

卡米尔觉得大哥想表达的大概就是: 要是注定无法安葬你,就把你的名字写在我身上,从此以后,在这世上,我就是你的墓碑了。

他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祭奠安迷修,祭奠他逝去的爱人。

雷狮依旧是Z国的富豪,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他精于事业,忠于他的爱情。据说他婚姻很美满,就像那从未摘下的戒指一样。

那天下大雨,雷狮加班,员工走得差不多了。雷狮看着外面的电大雨,想起被自己送去保养的车。脑海里是安迷修那句:“说了多少次了不准淋雨。”

算了,人都不在了。

“说了很多次了!不准淋雨!”

雷狮一只脚已经跨进了雨里,他为什么还会听见安迷修说话?他是不是太想他了?

“雷狮,我回来了。” 那个拿着伞的男人站在雷狮背后。他笑着,脸上的伤还没好。

雷狮回身一把抱住了他,下巴挨着安迷修的脸 。安迷修,活着的安迷修,而不是他梦里浑身血污,眼神空洞的安迷修。

“我回来了...抱歉,我是袭击发生后第三天才从死  人堆了爬出来的。” 安迷修抱着雷狮,他回来了。

“嗯,回来了。” 安迷修感觉有雨落在了自己脸上。

“嗯,我这次有一个月的假呢!”

“这是好事,不如我们来解释一下那份信的事吧?”

“不是...这个...我的确是给我上司说我确认死亡就把那个发给你...但是....我这不是爬出来太晚了吗...”

“哦?”

“雷狮...”

“那晚上好好说吧。”

评论(1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