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长长戚

这里长戚/烽火,失踪人口。
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欢迎勾搭。
感兴趣的东西见主页。

【嘉金】去见他。

个人集合

嘉金含一点雷安。

去见他。

ooc预警。

——————————————

金想给嘉德罗斯一个惊喜,于是在高考完了以后就自己一个人去了嘉德罗斯所在的城市。

这是个陌生的城市,虽然说金一开始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但结果却是根本不管用,他已经有点找不到方向了。

跟着导航走,金坐上了206路公交车,下车发现自己现在已经离要去的地方差了十万八千里。看错站了,这里是清林站,而不是青林站。

现在他站在这个便利店门口,想买杯水喝。结果,一时不知道喝什么。可乐吧,那人最喜欢的水。

那...现在该往哪走啊?金嘴里的饮料在嘴里炸裂, 外面的热气蒸得金像往店里退。

为了惊喜啊,加油吧!勇敢的金现在要再次出发了!

金背着书包,头上的帽子已经被金取下来当扇子用了。 金跟着导航试图接近嘉德罗斯所在的方向,终于晚上九点钟时,金找到了地方!!!

少年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带好笑容敲门了。门推开了,并不是恋人的脸,金的笑容僵在脸上。

推开门的安迷修也很懵,学弟托自己照顾他家几天,那学弟是怕他男朋友送他的那个娇气的花死掉才叫他来的。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请问这里是嘉德罗斯的住处吗......?” 金的声音有点发颤,为什么会有其他人,他还穿着围裙。对这里很熟的样子。

“啊...是的。” 安迷修觉得这个男孩子他很眼熟啊...

“那打扰了。” 金转身,背着包走下楼去,怪不得嘉德罗斯上周不怎么理自己。

当少年消失于楼道好一会之后安迷修才反应过来,那不就是嘉德罗斯的小男朋友吗!!嘉德罗斯卧室那张照片里被嘉德罗斯环在怀里笑得一脸阳光的男孩子。

来找嘉德罗斯吗?可是嘉德罗斯不是上周赶天赶地做完工作就是为了今天回去给他男朋友一个惊喜吗??

错过了啊,要给他说一声吧。安迷修想着打算去卫生间拿手机,他正好顺便帮嘉德罗斯打扫来着。

他才走两步,突然停住,刚才那个男孩的表情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 

金从嘉德罗斯家离开以后随便找了一家酒店开了房间,进去之前看了一眼好像是圣空酒店。

“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前台小姐笑得甜美。

“住宿,一人间。” 金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好的,请稍等一下。” 金站在那觉得很累,他想睡觉。

“先生这是你的房间卡,请拿好。”

“谢谢...”金接过房卡毫无生气的回答。

金那房卡刷开了房间,走进去,书包掉落到地上,帽子被金随手一扔, 搭在了小茶几上。金就想去泡澡,然后睡一觉。一觉醒来就可以回去了。

好难受,为什么嘉德罗斯家里会有外人?他也没听嘉德罗斯提起过这个人... ... 雷狮是黑发,雷德是红头发,祖玛是绿头发...那个棕发的家伙会是谁?

嘉德罗斯新欢吗?毕竟自己被嘉德罗斯长弧了一周了... ...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一个人来找嘉德罗斯的原因。 见面了那样他就能更多和自己接触了,也可以有抱抱了... ...金躺进浴缸了,抱住自己,好想嘉德罗斯啊... ...

金就那么坐在浴缸里睡着了...他真的很累了,折腾了一天,结果连他期待中的怀抱也没有得到。

午夜十二点多金被冷醒了,浴缸里的水早已冰冷。金僵着身子从浴缸里出来发现外面在下雨,窗户处的玻璃上满是水迹。

忽的金的电话响了,谁会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啊...金看着来电显示人时愣了,但还是接起来了。

“喂...嘉德罗斯...你...” 金的嗓音是沙哑的,嗓子是痛的,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边的人吼断了:“你现在在哪!!!”

金听出那人声音里的焦急,哑着嗓子说:“你吼我干什么...”

“我问你在哪?!你这个渣渣!”

“我才不是渣渣,你个混蛋...我在N城的圣空酒店。”

“好,你等着!” 嘉德罗斯率先挂了电话,似乎在赶时间。

电话挂了,金才注意到,16个未接电话,全是嘉德罗斯打的。

金缓缓地放下手机,换上了自己的衣服钻进了被子。被子里的暖气在慢慢聚集,金思考着嘉德罗斯什么时候会来。 整个人捂在被子里呼吸不过来的时候金又将他的脑袋伸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过一会又缩回去... ...

凌晨一点了,金没有睡觉,他在等那个人。他既然说了他要来,那他就会来。

凌晨两点,金一个人环膝坐在床上,身上披着被子看着手机。

凌晨两点半, 金歪着脑袋开始打瞌睡,身子一歪又清醒了过来,继续等着,只是不一会小脑袋又开始点了... ...

凌晨三点多一点,金被铃声吵醒了,努力伸出僵硬的手去 拿手机。

“嘉德罗斯...” 声音迷迷糊糊的。

“开门!” 电话那段的人明显很着急,金房间的门也被敲响了。

金连忙跳下床跌跌撞撞地往外跑,鞋也没来得及穿 ,身子因为保存一个姿势太久也不是很协调。可是金此刻就只想跑过去,然后打开门。

金一打开门就扑上去抱住门口的人,嘉德罗斯本来就比金高了十多厘米。于是嘉德罗斯顺势搂住金的时候,金的脚是已经离地了的。

金环着嘉德罗斯的脖子,脸往嘉德罗斯身上蹭。嘉德罗斯就任由金挂在自己身上,关了门把人带到了床上。

金落在了床上之后才发现嘉德罗斯身上几乎都是湿的。

嘉德罗斯看着金,金知道嘉德罗斯生气了。“你一个人跑过来就是为了给我惊喜是吧?”

“嗯... ...”

“那为什么不在我家里待着。”

“你家里有人...” 金的语气里明显有这不开心。

嘉德罗斯低头突然吻上了金,松开之后看着金有点红的脸说:“那是傻逼的男朋友,帮我照顾花的。而且我今天也是想直接回去你那边找你的,结果你就给了我一个大惊喜啊。”

“傻逼...?” 金试图转移嘉德罗斯的注意力。

“就是雷狮!我应该给你说过。” 嘉德罗斯开始找浴袍,他打算洗洗。

“喔...我以为...”

“那是你以为。我洗澡去了。” 嘉德罗斯瞪了一眼金就进了浴室。而金则抱着被子嘻嘻地笑着,在床上滚来滚去。

嘉德罗斯洗了澡出来发现某个人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金被拎出来了之后看着嘉德罗斯笑得欢脱。嘉德罗斯抱住金准备睡觉,金却开口问道:“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房间啊?”

“这酒店,我开的。” 嘉德罗斯已经闭上了眼睛。

金在嘉德罗斯怀里动了动,伸出手去摸嘉德罗斯的头发。

“别闹了,我很累,睡吧。” 嘉德罗斯淡淡地说道。

“嗯,那么晚安!”

“晚安。”

评论(8)

热度(52)